中央政府门户    四川省政府门户 网站无障碍
本站搜索:   视频中心
政务邮箱
基本州情 自然条件
优势资源 阿坝年鉴
机构设置 干部任免
应急管理 公文中心
主题服务 个人办事
企业办事 重点服务
领导信箱 建议提案
民意征集 网上调查
大美阿坝 精彩活动
旅游攻略 门票预订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建设  >  历史的记忆  >  口述现场

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的戎马一生

中国阿坝州门户网站  www.abazhou.gov.cn  发布时间:2013-03-08 来源:阿坝州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办公室

  背景:

  一九三五年的秋天,一个刚满十五岁的羌族小子扛着一把枪,跟着红军的部队出了茂县,殊不知自己已经和无数参军的少数民族同胞一样,被推入了中国革命的滚滚洪流中,并为中华民族团结和中华崛起而奋斗一生。他就是羌族老红军何雨农。

  正文:一九三五年的春天,大炮声和飞机的轰隆声,传到川西平原西部的茂县,这个羌族集聚地的官绅、百姓,顷刻陷入紧张与混乱之中。

  苏新(红四方面军老红军 原阿坝藏族自治州副州长):红军没来以前我们就已经听到红军的一些情况了,过往背背子的中坝这一带的人做买卖的、做生意的、都有在这传红军怎么样好哦!是为穷人,实际上是那个时候红军还没来就已经有人在灌传这些,给我有个影响了。

  正文:一九三五年五月,由徐向前带领的红四方面军占领茂县县城,并在茂县开展了长达四个月的革命活动,茂县积极参加红军,当时仅三万五千人的茂县,就有两千余名羌族子弟参加了红军。何雨农就是其中一员,那时他刚满十五岁。

  何家宝(何雨农的侄儿):听到说红军住在学校里面,他去看热闹。他们的那个团长叫皮什么,说这个小伙子聪明,给他们端水倒茶,说你愿不愿意参加红军。他说他愿意,回来跟我的爷爷商量,我们爷爷就说那你去嘛,反正你们两弟兄嘛,你去参加红军嘛。

  苏新:我们离开茂县,到了现在的汶川嘛在理县住的有一个多月,然后就爬雪山,就爬第一座雪山鹧鸪山,鹧鸪山整个山是五千多公尺。

  正文:一九三五年九月,张国焘抵制中央北上的方针,命部队南下,何雨农随部队穿越终年积雪的梦笔山和夹金山,风餐露宿,一路向南。其间参加了天全、芦山、名山、雅安等大小数场战役。

  侯则远(红四方面军老红军 原成都军区后勤部副部长):都是翻山越岭、过河,哪有在平地完全是在山地上。

  正文:南下红军的接连胜利给国民党极大震动,国民党集结重兵,在名山县百丈关阻击红军。百丈关战役是红军南下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战役,何雨农在自传中写到“敌军顽强阻击,红白两军短兵相接,反复冲杀……尸横遍野,双方伤亡惨重”。1936年一月,何雨农应招选送红军大学,被编入特科测绘班,这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在红大的毕业典礼上,他第一次听到朱德总司令,用四川方言发表题为《怎样创造铁的红军》的长篇演说,红军的革命信念,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红军大学毕业后,他仍回到红军第31军93师,留在师部组建测绘训练班,并担任班长。一九三六年著名的“西安事变”,何雨龙受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29师368旅772团团部侦查参谋。因表现出色,受李达参谋长赏识,调任129师司令部,任二科侦查参谋,何雨农运用红大学到的知识,担纲绘制太行山地图,他认真调查每一个兵家要地,用了近一年时间出色完成了任务,刘伯承赞誉他“不愧是红大的毕业生”。

  何家明:我父亲一直就是跟着刘伯承和邓小平后头,当这个测绘参谋,专门管制作地图画地图的,这个我听我父亲讲了在有一回呢。他们就被日军包围了,当时我父亲呢奉命就带了一个小队护送刘伯承突围,为这个事情我父亲最后还得到过嘉奖。我姥爷是给刘伯承他们做饭的炊事班的班长,就是这样呢我的父亲就和我母亲认识了,最后就结合在一起了。

  正文:一九四二年初,抗日战争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何雨农所在八路军129师的精干部队继续与日军周旋,粉碎其合围扫荡。经过师部收编,何雨农被分配到直属骑兵分队,担任通讯队长,经常受命执行紧急任务。

  何家明:在这个太行山的时候,美军那个飞行员因为飞机被击落了,跳伞了以后当时是日军和国民党都在抓捕这个美军飞行员。当时我父亲也接到命令带队连夜寻找这个美军飞行员。最后我的父亲在当地老乡的指引下,提前找到了美军飞行员。我父亲讲呢,因为言语不通啊!他就说他一上去就微笑着跟美军飞行员握手,美军飞行员也知道友好。然后就跟我父亲通过美军飞行员带的和他身上带的有个绘画册,简单地用地图交流,最后,把他们安全带到了我们解放区。

  正文:解放战争中,何雨农参与了接管南京,解放重庆等重大事件。一九五零年初,何雨农奉命进军西藏,担起了为筑路大军保障后勤的重担。

  闫秉章(原十八军筑路战士 原西藏军区总医院政委):一九五零年,毛主席发出命令叫我们进军西藏。我从那时候开始进的西藏,部队行军的时候,毛主席又说了不吃地方,因此部队就一面进军一面修路。

  代洪久(原十八军后勤部军需处备装科副科长):为了这个进军西藏,后勤补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西藏这个地广人稀嘛在过去来说作为不毛之地嘛,西南军区呢根据中央指示对进藏部队的物资供应啊,这方面都在当时来说是尽最大的努力了。

  齐晋武(原十八军53师54团团长): 我们进军,粮食困难;从雅安走的时候我们开始徒步走,部队每人最少是背三四十斤粮。除了自己的装备、背包武器弹药之外要背三四十斤粮食。

  正文:一九五一年二月,支援进军康藏司令部成立,何雨龙被调任支援司令部参谋,负责支援解放康藏的军区物资筹运和公路、机场建设。

  代洪久:何部长这人对部队是非常关心的,部队的生活因为体力保证不了就不能够保证部队修路的,不管是工程质量、进度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我印象比较深点的呢就有两件事情:一个就是当时这个部队帐篷啊都是方块雨衣,时间一久了呢不避风也不避雨。第二件事情呢,就是鞋子,部队都是按标准发的那时候是解放鞋啊,磨损相当厉害很快就坏了,有的战士磨烂了以后脚后跟就摩擦了痕迹啊或者是破裂了。当时何参谋长就十分震惊,原来这个这么厉害一定要解决。帐篷啊我记得还是西南军区军需部派人到天津去订做的,很快这两件事情就落实了。

  闫秉章 :四年多的时间住帐篷,那时候没吃过青菜,牺牲了三千人,这个都有记载。书上都有,修到了拉萨开的庆祝大会,毛主席就给部队发了祝贺电,人民日报发了祝贺的社论;西南军区的贺老总也发了贺电。在国际来说的话,我们这个高寒地区修公路,而且这么长,这是全世界第一。

  正文:西藏解放后,何雨农主动要求留任西藏军区后勤部,为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奉献自己的赤诚之心。

  代洪久:因为何部长他当参谋长时候,经常对机关管理是很严的。比如说是这个生活有一点散漫,只要能够都认识的特别是一些科长以上的这些人,他都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特别体现在关心部队,我也感觉他是既严肃认真又和蔼可亲的这样一个领导。

  正文:一九六零年,因胆囊炎、高血压和高山反应,何雨农不得不离开西藏回到内地养病。一九六一年春,何雨农进入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正当他立志深研军事科学,等待党和国家召唤的时候,一场“触及灵魂”的文化大革命席卷而来。

  何家明:我父亲,他在经常跟我们讲,在这个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父亲作为军队军官就是去兼任北京办公厅的主任协助北京市长万里的工作。经常跟周恩来总理他们汇报工作。我父亲讲了一个最深刻的一个事情,有一次他发现造反派要查抄万里家,我父亲发现这个苗头以后连夜把万里的家属啊全部转移了,使造反派没有达到目的。

  正文:正直不阿的何雨农,在文革中被划分为“犯了错误的干部”,身心备受摧残,在他自己强烈的要求下,从北京调到成都军区后勤部,直到“四人帮”粉碎后,才得到平反昭雪。

  何家明 :我父亲是一九七一年三月份由北京落实政策调回成都军区的。当时因为不是林彪线上的人得不到重用。把我父亲任命到后勤部当副部长,让他下去管仓库、检查生产这些的。我父亲经常到底下的仓库里头去转,那个时候反正就是一两块、两三块你都是要结账的。我父亲就说呢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公家的东西从来不占有,对自己要求很严。

  正文:一九七九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年近花甲的何雨农亲赴云南抓部队后勤保障工作,他还鼓励儿子替父从征,精忠报国。

  何家明:一九七九年就是中越打仗的时候,我那个五哥参加了。参加之前专门给他们把婚礼办了。就在我们干休所的这个食堂啊给他们摆了两桌,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就给他们把婚礼办了,然后就送上前线。上前线之前我父亲当时因为分管后勤这个运输、油料、军舰,他们去检查工作。当时他们侦察连列队接受首长的视察,我父亲就是挨着挨着第一排都握手,当握到我五哥的时候就是对自己的儿子比下拳头,意思可能就是要争气没有说什么话,互相就是对视了一下,父亲后头跟我讲,他就是鼓励我的五哥,好好地打替他们去出征。

  正文:何雨农育有四男子,老大与老五都上过沙场,立过战功。因此被誉为“一门三杰”。但这个战功卓著的将门之家,在何雨农的训导下,始终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1981年何雨农以副兵团级待遇退休。

  李国群(成都军区后勤办公室原秘书):何部长他每个月工资就是三百来块钱,一家八口人吃饭,六个子女上学,从来没有向组织上伸过手叫过苦。省吃俭用的,每次我到他们家里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粗茶淡饭;一个月是吃不上一只鸡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月能吃上一次回锅肉他就满足了。

  正文:集军人的威武与羌民族的威猛于一身的何雨农,退休后展现出博学儒雅的风采,他喜读文史,钟情民族的文化,在大禹文化的研究和楹联、书法方面有较深造诣,可谓文武兼备。

  苏新:他也是喜好一点搞点书法那些,人家请他们几个去写书法,他是情绪高得很,数他是最积极的。

  正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何雨农精神焕发,他把发掘保护民族文化作为自己刻不容缓的使命,为恢复羌历年、为建立藏羌文化走廊,他不辞辛劳八方奔走。一九八七年农历十月初一,第一届羌历年大会在成都隆重举办,并从此沿袭不改。

  何家明:凡是家乡的事情他都特别感兴趣,他曾经专门为了家乡的事情,给万里委员长写过一封信,专门为了家乡的事情呼吁关心。特别是家乡搞的一些活动啊,凡是他能参加的他都是亲自去参加,对家乡是充满了感情,经常给我们说到老家的一些事情。

  杨学文(原省民委副厅级巡视员):八七年十月初一,这个四川省的恢复性的羌历新年在成都举行。那个时候成都我们是在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的招待所举行,对我们羌民族来说是个很大的鼓舞。因为在此之前包括我们这些人的话,基本上这个羌历年在我们的脑海里面是属于遗忘了的。从那一年开始以后才知道我们羌民族还还有自己的年节。

  杨志荣(四川省军区原副参谋长):这个何雨农老红军啊,我是七十年代就听说过,但是我真正见到他是88年。在我的记忆中他给我讲了很多,他曾经的一些经历,包括长征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到川藏公路建设时期、川藏公路建设时期他是参与者。他给我讲,这个从二郎山一直到路经甘孜州的道孚、炉霍、甘孜县、德格县,这个沿途的各个阶层的人,他都是广泛的交朋友。所以说赢得了当地很多政府干部、群众以及一些僧侣大力的支持和帮助。因此他给我讲,就是说川藏公路建设啊他在这个方面是特别注重。那么对我个人的启发来讲我又在部队工作,无论是当团长当后勤部长,最后当分区司令员我都始终牢记何老给我们讲的这个光荣传统来鞭策鼓舞搞好各项工作。确实很有效,对我们启发也很大,当然何老他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也是我们羌民族的近代最杰出的代表。

  冯元蔚(原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每次羌历年我们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都挨着的,因为我的印象呢这位老人非常豁达、非常开朗、性格非常好,他对不管老少跟他接触的同志都有亲切感,大家都很尊敬他。

  杨秀珍(原省民委副厅级巡视员):何老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深刻的有这么几件事。第一呢是谆谆教导,何老经常对我们说,你们年轻人要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第二个事情就是民族团结教育工作,他就对我们说一定要搞好民族团结,各民族谁也离不开谁。要搞好这个方面的团结我们国家才会兴旺,才会发展。三是何老非常关心民族地区的教育文化事业,他经常下去体察民情,他说我们民族教育要抓好,民族文化不能丢。这个比如像北川搞那个大禹博物馆,我知道何老他是亲自去过问、亲自前去查看,而且亲自去参加剪彩。民族教育方面他常对当地的党政领导说:教育一定要从娃娃抓起,要多培养各类人才。为民族教育事业的话何老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李承霜 (北川羌族自治县原人大主任) :我在北川羌族自治县的青片乡政府看到了他的题词,这个题词我还可以背诵:“青片青片,但愿绿水青山永远青片,保护森林刀下留情。”落款是红军战士何雨农。在何老生存的年代我和他没有缘分多接触,但是这些年来,我从对他的有关回忆和其他人写的对他的有关回忆当中,我感受到了何老晚年那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那种情怀。何老离开我们已经十六年了,但是何老在我的心目中仍然是一个值得崇敬和尊敬的羌族代表人物。我和何老最后一次见面是一九九六年,我和蒋红秀等同志在成都出差,想去见他才知道他已经病重。我们就赶到成都军区总医院去看望他,这个时候他已经病情很严重了。告别时,何老一定要坚持起床,坚持把我们送到电梯门口,挥手和我们告别,后来没有多久何老就去世了,至今他在电梯门前挥手告别的那种容貌仍然还浮现在我的心里。

  正文:一九九六年,何雨农因病过世,享年76岁。在他的遗物陈列室中,摆放着他每一个时期的照片和勋功章。他们记录着主人公平凡而又传奇的经历,诉说着一个羌族青年,一个职业军人,一个退休将军的心路花雨。这个陈列室还彰显着一段庄重历史,当年2000余名羌族男儿参加红军,全国解放后剩者无几,离者远去,剩者如斯,他们都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国家。在举世瞩目的长征路上,他过雪山爬草地不怕牺牲;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他冲锋陷阵九死一生;在解放全中国的洪流中,他南征北战寸土不让;在进军西藏的号召下,他积劳成疾坚守岗位;在退休养老的日子中,他热心少数民族文化发展关心家乡建设。这就是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的一生!也是在那个时代中无数参军革命的好男儿,或来不及走完,或何其相似的一生!满腔热血,守我疆土!肝胆一片,为我国家!

  记者感言

红军精神永不褪色

  小时候,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在耳濡目染中了解了许许多多红军的壮烈事迹,这些感人的事迹伴随着我们度过了一个充满红色的童年。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大以及生活节奏的加快,那些红色的歌曲和故事已渐渐地淡出了我们的生活,那璀璨的红军精神也已失去了以往的光泽。然而,一部《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纪录片,却重新勾起了我们童年的记忆,那一幕幕可歌可泣的事迹又重新浮现在我们每个人的脑海。在何雨农身上,我们看到了久违的红军精神,原来,红军精神一直存在,也许不同于战乱年代,但他确实存在着,代代相传,永不褪色。

  红军,一个在中国领土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词。它创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歌可泣的光辉历史,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奋勇拼搏的坚定决心。

  作为中国人的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说起祖辈的那些脍炙人口故事,爬雪山、过草地、挖野菜、啃树皮、四渡赤水河、飞夺泸定桥……

  纪录片中,我们见证了伟大的红军精神。同时,我们又见证着新一代红军精神的传承与发扬……

  红军精神,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深深的烙印,那就是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然胜利的精神;就是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就是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就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就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

  历史是不可复制的,历史精神却能实现永生。和平年代的我们,有责任将红军精神加以继承与担当。但是,我们应以何种态度对待几十年前的那段传奇历史?又应以何种态度去继承祖辈为我们留下的红军精神?毕竟,纵横于雄关漫道上的领军人物相继作古,当年的“红小鬼”也俱已背如弓鬓如霜,我们有义务去唤醒人们心中那段已渐被淡忘的历史,从而让红军精神,薪火相传……

  从纪录片中,我们看到了答案。革命!红军精神是在革命中形成,但如今我们又何尝不是在“革命”。2013年,是我州深入实施“十二五”规划,加快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年。做好2013年工作,意义重大,影响深远。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吹响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冲锋号,也为阿坝实现新跨越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我们只有继续弘扬红军精神,以党的十八大精神为指引,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按照“发展为要、稳定为重、民生为本、团结为根、党建为基”总体工作要求,坚持“增量提质、跨越发展”经济工作基调,扎实抓好“加快发展、改善民生、维护稳定”三件大事,才能奋力推进“五个阿坝”建设取得新突破,才能以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异成绩迎接建州60周年。

  编导手记

最真实地还原历史

  作为从茂县走出去的众多老红军之一,何雨农本身是一部历史, 他的一生经历了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许许多多已知和未知的特殊人生是茂县乃至全国人民的珍贵档案,因此《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的拍摄,无疑是为后人留下极具价值的历史文献和宝贵的精神遗产。

  2012年10月7日,《羌族老红军何雨农》在成都正式开机拍摄,为了让此次口述历史纪录片达到最佳效果,我们摄制组先后前往天泉、雅安、北川等地取景拍摄,拟选采访口述对象达20余人,如原四川省委副书记、原四川省民委主任、原成都军区后勤部参谋等,拍摄行程2000多公里,素材时长2400分钟。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了那些为共和国建立过卓越功勋的英雄们,在拍摄《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在抢救一段真实的历史,英雄们的人生记忆,他们的那些生命经历,不仅仅属于他们个人,更属于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同时也属于我们这个人类!”这是我们摄制组成员共同的心声。

  为了能让何雨农的形象更加逼真地通过电视手法展现,更加清楚地认识何雨农、了解何雨农,在后期制作中,制作人员按照口述历史纪录片制作风格和要求,精心取材,听每一个同期声、剪每一个素材,加班加点将2400分钟的素材剪辑制作成20余分钟的精良成片,不但画面精美,片中结构更是完美呈现,为观众还原了一个真实、可敬的羌族英雄,让观众直观了解了何雨农精彩的一生。

  作为为庆祝阿坝州建州60周年献礼的大型口述历史纪录片之一,该片采用高清设备进行录制,采访音频使用专业广播级音频设备进行采集。相信该片的制作和播出,将对记录我州历史,传播和弘扬红军精神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采访花絮

红星闪闪放光彩

  跟随口述历史纪录片《羌族老红军何雨农》摄制组一行的这几个月,是记者感受最深的几个月。前期的详细筹备、中期的艰辛拍摄以及后期的精美制作,都让记者体会到每一个人在这部片子当中的付出。而在记者看来,这种付出一方面来自对工作的责任,另一方面,也许就来自拍摄过程中我们所受到的精神洗礼。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2012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拍摄筹备期间记者看到,在接到这项工作后,茂县党史办和茂县电视台庚即从本单位中抽调部分业务骨干组成摄制组。他们一方面按照县主要领导要求,先期召开筹备会,制定采访提纲、拍摄方案等工作内容。另一方面抓紧做好设备、资金的保障落实。

  “我们要力争在整个摄制的过程中始终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用画面和文字真实记录和再现羌族老红军何雨农投身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的过程和艰苦作战的经历。”这是在参加筹备会的时候,记者听到一位摄制组成员在会上所说的话。

  准备就绪,大幕也将开启……

  在摄制工作中,摄制组一行先后深入到成都、雅安、名山、卢山、天全、绵阳、北川及羌族老红军何雨农的家乡茂县,对其生前战斗、生活、工作过的地方进行拍摄外景,并采访了多位与羌族老红军何雨农有关的人物,用他们的语言,把主人翁何雨农和有关历史事件体现得鲜活、丰满、翔实。

  对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原成都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候泽远这位在《羌族老红军何雨农》历史相关人物的拍摄中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最深刻。从联系到见面仅仅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当即采访。采访的过程也是十分顺利,大约40多分钟,即完成了 “羌族老红军何雨农在长征岁月中的艰苦经历”主题的问答。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通过他的话语,我们不仅真切地感受到老红军久经沙场、马革裹尸、英勇战斗的豪迈气概,更感受到了他们听党指挥、跟党走的革命坚定信仰。

  既定拍摄结束后,记者问他,对于拍这样的历史纪录片有什么感受时,侯泽远只对记者说了三句话:“中央红头字文件要坚决贯彻执行”、“ 切实解决群众困难问题”、“团结朋友,在自己有难时,就会有人帮助”三句平实的话语,体现出的是他对党、对国家以及对人民的一种博大胸怀。

  不仅是像候泽远这些历史亲历者,还有很多普通人在参与摄制的过程中也给了记者很大的感触。一位曾服役于何雨农生前所在部队的一位老战士在拍摄结束后对记者说:“接受你们的采访,做这个节目,我没得问题,我把我晓得的都告诉你们,我看你们都那么专业,我希望你们把这个节目做好,让现在的年轻人多了解点儿我们当初的历史,要让他们懂得忆苦思甜,懂得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

  摄制虽结束,精神感召正开始……

  红军精神是一种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是一种忠贞不渝的理想信念,是一种历尽艰险的吃苦精神,是一种无坚不摧的乐观主义精神。话语间,记者看到了老红军胸前别着的那颗原本就熠熠生辉的红星章,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似乎也显得更加耀眼明亮。而聆听着每一个被采访的老红军故事,让记者感觉到一份厚重的责任和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记者 李宏翔 韩秀全 叶其军)

附件下载

分享到:
0
主  办:中共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员会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  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规划维护: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办公室
网络实名:阿坝州政府、中国阿坝州、中国九寨沟  |   中文域名:阿坝州.政务 阿坝州.政务.cn 阿坝州.中国 阿坝州.cn
联系电话:0837-2822976